地址:宿州市汴河路71号宿州学院赛珍珠研究所
电话:0557—3683812 2875115
邮编:234000
网址:http://szz.ahsztc.edu.cn/
布克与赛珍珠视域中的宿州古城与“大地”——对布克1916年摄《宿州城墙、护城河与守望塔楼》照片的考释与解读
作者:admin  创建时间:2013年03月09日

一、 老照片《宿州城墙、护城河与守望塔楼》的由来

 
 
2008年10月,镇江举办“纪念赛珍珠获诺贝尔文学奖7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宿州学院赛珍珠研究所在学校支持下,安排了10人组成的本会最大规模代表团参加,并有幸在会上结识了与赛珍珠新婚后同来宿州生活多年丈夫布克的再婚后人——保罗及其家庭。保罗先生系布克与赛珍珠离异后,与其继任夫人张洛梅所生。保罗一家虽然与赛珍珠没有血缘联系,但他们以宽容与爱心捐弃了布克与赛珍珠因婚变形成的情感纠结,一家四口特赴镇江参加赛珍珠纪念会和博爱亭揭幕式。保罗女儿爱丽森·布克(布克孙女)还在会议上宣读了学术论文《我的祖父约翰·洛辛·布克与赛珍珠的早期生活》,一家人给与会者留下仁厚宽宏、温文尔雅的良好印象。
会议期间,保罗一家热情邀请宿州代表到其家庭下榻的国际饭店晤谈。同时应邀参加的还有美籍华裔翻译家张映碧、北京周报记者汪健、鲁迅博物馆研究员姚锡佩、江苏大学学者周卫京、上海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研究生常旻懿等。加上保罗一家四人,在国际饭店大厅的一方区域似乎也“济济一堂”。晤谈中,保罗亲自演示解说了自家制作的布克家族史的专题电子文本。文本中布克拍摄的一系列宿州老照片,引起各方尤其是宿州代表的浓厚兴趣。体悉人情的保罗先生回国不久,就在给笔者的电子信件中附带若干照片。后来又申请了以其家庭史为内容的网站,供从事布克与赛珍珠生平事业研究者登录查询。所发照片及网站中均有一幅内容为宿州城及附近郊区景观的历史照片,使宿州的文史工作者特别珍视。这幅摄于近百年前(1916年摄)的宿州城墙城郊图片,既勾起熟谙当年情景的耄耋老人的童年记忆,也触动了中老年人对解放前宿州旧景旧物的回想寻思,而对青年人,也足以引发其访古寻旧、观照今昔的新奇感、沧桑感和探索意识。笔者因文史专业和赛珍珠研究工作的需要,对这幅照片的认识也经历了猎奇、研读和思索探究的不同阶段。下面试对照片内容予以阐释解读。
 
 
二、照片拍摄本事考索:布克、赛珍珠、魁
星阁、城门洞、瓮城与“大地”
据布克之子洛辛.保罗和布克孙女爱丽森.布克的追述,布克于1915年11月从旧金山乘日本丸号启程赴上海,当年12月抵达宿州。“是‘推广科学的农业’和‘渴望了解中国农业的传统耕作方法’所带来的冲动,奠定了这位时年23岁的教会委派农业专家的职业生涯。”布克一到宿州,马上对宿州的情况感到满意,认为这里是他实现职业理想的好地方。他1915年12月14日写信回家说:“展望我在此地的工作,从各方面来看都非常好!这里完全是一个农业社会。”职业前景的激励,使布克从感情上贴近了宿州。这幅由布克于1916年来到宿州几个月内拍摄的城墙及城边近郊景物与游人的照片,从某个角度说,也正是他对宿州的事业充满信心和期望之情的流露。
就在拍摄此照之后当年夏天,布克到庐山牯岭避暑时,邂逅了被他称为“庐山最棒姑娘”的赛珍珠,从而演绎了一部民国初年版的“庐山恋”。1917年二人在镇江举行婚礼后共同搬到宿州生活。作为布克事业的“贤内助”,赛珍珠自然会看到这幅布克精心摄制的宿州景物照。当然,赛珍珠开始对宿州的印象和布克并不一致。虽然她此时内心处于新婚少妇的热情奔放而心满意足之中,但她眼中的宿州却是“皖北原始式的荒凉,平淡无奇的贫瘠土地,一直到天边,不断刮起的尘土到处都是,将小镇和人们都变得灰头土脸。”直到她后来接触到宿州农民和下层妇女之后,才逐渐发现:宿州表面上蛮荒僻野的大地,原来是充满炽诚爱心和神奇魅力的“Good Eeath”——福地!这一感觉不仅趋向和布克摄影的潜台词一致,而且更具备了人文观照的深度。当然,这一深度认识与赛珍珠随布克深入乡村调查的经历有关,但与布克经常带领赛珍珠到照片景物的所在地游观,也有其潜在关联。据现年90岁的邵体忠先生转述其父亲、赛珍珠的宿州同事邵蔚华的介绍,布克与赛珍珠初到宿州时的城内住所,距宿州城南门很近,二人散步出入城门,总要经过这幅照片中的城门洞和“瓮城”。“瓮城”是内外两道城内之间空敞地方的专称,这里两面来风,夏天尤其凉爽。宿州城门洞和瓮圈里,常有一些售买瓜果、毛巾、袜子的小贩在此招徕顾客,这给赛珍珠留下深刻印象。《大地》中写王龙领丫环阿兰从城里黄大户家回城外农村家中时,途径城门洞买桃子给她吃等情节,其素材正来自她和布克在此图景物原地的游览见闻。因此,此照虽拍摄于赛珍珠到宿州之前一年左右,但对赛珍珠了解宿州、转变印象乃至《大地》的创作,都应是有影响的。
 
  三、 照片拍摄的方位、季节和时间推断
布克在照片《Nansuzhou city walls with moat and guard tower》中,只注明景物是《南宿州的城墙、护城河与守望塔楼》,而未标明具体方位。宿州的赛研工作者最初把照片中城墙辨识为北门一带的景物,并于2008年12月到当年宿州城北门所在地,拍摄了与图片角度相当的宿州今貌照片,发送给布克之子保罗,而且博得保罗的喜悦及感激。但后来经九十岁的宿州耆旧、资深赛研专家邵体忠、梅焕庭二位先生辩认,图中景物并非北门(事实上图中也只有城墙,并不能看到城门),而是立足于城东南方位面朝西北所拍摄的宿州城东南隅的城墙、护城河,以及从东南方位向西拍照之郊区诸景。而且图中西南角林木掩映的郊区农舍,也正是布克初到宿州、尚未结识赛珍珠时的工作场所——宿州农事部!这幅照片的方位座标,其实是上西下东左南右北。可见,当初以宿州北门今貌的照片与布克此图进行今昔对照,并使得布克之子保罗一家“欣然释疑”,实在有些近于“郢书燕悦”。
由拍摄的方位角度,不仅可以确认图中景物的准确地域,而且可以结合景象推知拍摄的季节与时间、天气:从图中树木吐绽新芽、桥下流水涣然、游人着装较多等推断,所属季节当是布克1915年底来宿州数月之后的次年(1916年)春天,大约在1916年农历2月、公历3月前后的乍暖还寒时节;从树影与人影的投向,以及人影长于身高等情况看,拍摄时间当是上午8—9点的一个春日载阳的晴朗上午。因此,若勉强为此照补题拍摄记录,则题写为“宿城日出城南隅,光景初添一线长”的“一九一六年公历三月某日上午八点至九点”,或许相差不会太远。
 
四、图中景物辨识
此照片虽然总体呈静态观照,但从布局结构看,布克之镜头取景实极具匠心:从城里建筑到城墙内外,但城垣根下到城池路桥,从砖石建筑到草屋土墙,从河水耕地到郊野村落,从大地景物到辽阔天空,从近处树木枝杈到远处林梢一抹,正所谓平实沉静中,蕴含着高低、远近、大小、参差错落而相得益彰的和谐统一。就图中人物而言,则远近、大小、聚散、老幼、男女,服色之黑白深浅、样式之中土西洋兼备,方向则来去自然,表情则或显或隐……,似乎都在无声地诉说着近百年前宿州的社会物语人情,极为耐人寻味!
细绎图中物语,则可按从上到下,从右到右顺序,依次观察探讨其中20项人或物的着眼点。这20处是:1.城中奎(魁)星阁;2.阁南城楼(戍楼);3.城楼下之雉堞(城墙垛口)、城墙;4.远处城墙、城楼;5.远处城楼以西的佛阁;6.城墙下之环城道路;7.环城道路外之护城河河坂;8.河坂至护城河水边之间的耕地;9.耕地上之坟丘;10.近景处由环城道路通往河上小桥的东西小道;11.东西小道上的来去行人;12.东西道旁的土屋一角;13.东西道旁的桥头高树;14.道旁桥头高树下站立之长袍马褂者;15. 残破砖桥上二站立者; 16.护城河上之残存破砖桥;17. 护城河; 18.护城河远景处小桥及桥上人影;19.护城河西岸耕地;20.河西耕地之外的房舍树木。下面依次钩沉探赜:
1.城中魁星阁:此为全图最招引视线的中心景点,原照片标名为”guard tower”即“守望之塔”,2008年保罗展示此照片时,就曾询问此楼阁尚在否。宿州代表当时未置可否,回来后查阅邵体忠先生文章,始知旧时宿州本有一楼一阁,均以“魁星”冠名,殿堂楼台均塑有“魁星踢斗”雕像,寓意为国家开科取士、选拔英才,昭示文运昌盛。魁星楼始建于康熙35年(1696年),乾隆14年(1749年)除重建该楼之外,又增建一阁于城东南隅城墙之上(今东仙桥南角)。道光三年(1822)因雷击焚毁,当年重建。城内教堂对面之魁星楼解放前尚存,现年90岁的邵体忠先生云,其幼年至建国初期都能看到,并记得楼上殿堂所悬挂之大字楹联:“到此看,屋角流辉,形势高骞,百尺楼台蒸气象;其地系,房心分野,奎芒直射,一天星斗焕文章。”撰联人为邵先生二祖父邵心恒(德甫)。此楼在1955年修建环城路时拆除。但是当布克与赛珍珠分别于1915年、1917年来宿州时,魁星楼、魁星阁仍是广招游客的观赏胜地。笔者近日向宿州耆宿、原历史系主任梅焕庭先生登门讨教时,也蒙梅先生夫人汪老师指教云:解放前后家就住在魁星阁附近,每天去观音堂小学(后改为师范附小,今为十一小)授课,往来皆经过魁星阁下。
布克与赛珍珠婚后住在与魁星阁紧邻的大河南街(当时名为“富贵街”),二人分别以这张照片和小说《大地》为此楼阁留下印迹,以至当赛珍珠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传到她已离开19年的宿州时,州城遗老还大发议论云:赛珍珠能获此大奖,就是因为她在宿州时住房邻近魁星楼,有“文曲星”保佑,才得以“文星照命”获此殊荣!此说固然无稽,但是赛珍珠因布克而来宿州,因布克注目此阁而携她同游,因布克研究农事而影响她创作农民题材的小说《大地》,并由此获世界顶级文学大奖,这一系列因果链条若用中国传统习俗和神秘文化理论去解读,则她的文学成就,与“一天星斗焕文章”的“文星照命”,似乎也不无关系!后来邵体忠先生改此因果链条为“农星照命”,当然更客观真实。但是由魁星楼阁引发出诺贝尔文学奖(若是深研布克著作,似乎还可以沿此思路,把魁星阁与布克的《中国农家经济》、《中国的土地利用》等著作联系起来),其实也折射出赛珍珠沟通中西文化事业所产生的另类影响,一条无心插柳而成荫的异质文化荒谬衔接的趣味传闻。其间的巧合、联想,实有启人思索的潜在逻辑线索。
2.魁星阁南之城楼:此为宿州城西门与南门之间的瞭望戍楼。本也是高层建筑,但因邻近魁星阁,反显得平常而不显眼了。
3.城楼下雉堞、城墙:是中国传统模式的城墙,城上堞垛用以防守掩体。此位于东南角的城墙在解放战争期间基本上没有毁伤,建国初期被拆除。现在仅原宿城北关尚存部分旧城墙,为本地重要历史人文景点之一。
4.远景处的城墙城楼:此当是宿州南门(旧名阜财门)上城墙及城楼。
5.阜财门城西之佛阁宝塔:此隐约可见之宝塔,为宿州城最大庙宇兴佛寺中的高塔。赛珍珠《大地》中多次提及王龙生活的市镇,西侧有一高塔,即指此景。抗战后期,此塔为日伪军窦光殿部下士卒拆除。邵体忠赋诗咏此塔云:“远顾一塔,分明浮图九级,不知何年建设?历代州民,不知与《大地》文字牵涉……”
6.城墙根下环城道路:为连接宿州城东(望淮门),南(阜财门),西(连汴门),北(拱辰门)四个城门的环城通道。图中的环城道路远处,隐约有几簇行人,当是春日出游者,或是欲沿环城路入城之居民。
7.环城路外的护城河坡坂:即环城路的外沿与护城河水边耕地之间的过渡土坡。诗经郑风诗云:“东门之墠,茹藘在阪”,古代都城必有城根与护城河之间因落差而形成的环城沿河土坡,“坂”是其雅俗通用名称。
8.河坂至护城河水之间的耕地:此耕地少雨季节可作耕田,水溢时成为护城河之拓宽水面。本图摄于春天,雨贵如油,是以河水浅退,土地显露,且刚翻新土壤,正待播种。
9.水边耕地上坟丘:详观图中近景砖桥后面的水边耕地,可看见其中有一座土坟。赛珍珠曾在离开宿州30多年后回忆初见宿州土地的印象是:“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平淡无奇的贫瘠土地,一直到天边,打破这景象的,只有散落在田间的一堆堆小村庄和一个个坟丘。”本图中的这一坟丘当亦属此类,因而也算是这块平整土地上的一个哪怕是不起眼的点缀。
10.由环城路通向近景砖桥的东西通道:“从空间方位说,这条道路及其所系景物,是全图中距离拍摄人位置最近的区域。从这条东西通道,可以从环城路出发,途经河坂、河边耕地、近景砖桥,过护城河,直到宿城西郊。
11.东西道上行人或站立者:从景物内容看,这条东西通道也是全图最具“活气”的人物活动中心。整个照片中共有八个形象完整清晰可辨的人物,全集中在这条道上:背对城根走向砖桥方向的3人,似全为妇女。3人中前2人影像模糊,然一前一后仍可辨认;稍后一人形体清晰,然面目也难分辨。背对砖桥面向城墙者2人,后为离桥头不远处的白衣男子,是图中4个目光正对镜头者之一;而同方向走在图右侧草屋左边之东西道路上者,似为一长袍妇女。这条道上的另外3人,即桥上2人,和最近处树下站立之男子,似都与持相机之布克,有着某种呼应关系。详见下文。
12.东西道旁现身一角之草屋:因入图角度特殊,此“半间草屋”乍看颇不易分辨,然而这其实是北方平原尤其是宿州穷乡僻壤处最普遍分布的土墙草屋。图中草屋是近城而居的典型的贫苦村民的农舍。这所农舍靠近“官路”一侧,其墙根外面的挡雨泥层剥落,已裸露土墙“内瓤”和砖头根基。而屋顶部的苫草,尚用泥土沿屋脊和山墙斜坡涂抹覆压,以防狂风怒号之际卷去屋盖之“重茅”。此屋之破陋凋敝与近前城墙楼阁之坚固森严,其对比可谓意味深长。
13.东西道路右侧桥头两株高树:为图中最贴近镜头的两棵大树。从树之干枝、树皮来看,很可能是北方平原常见的榆树或槐树。榆树之叶、花(榆钱)、皮均可代食,古书称之为“以榆作羹而滑腻,茹之则历久而不饥”,是北方农民灾年或青黄不接时节的“救命树”;槐树因谐音“怀乡”,而且有“庚忘三伏暑,午送一庭阴;翠交龙对舞,黄落蚁初封”等典故,此二树常植于农舍前后或者庄头村口。然而在本图中却只见其荒凉萧疏,丝毫感觉不到意韵情致。然从二株树的投影方向,可推知此照摄于上午。
14.最高树下站立之长袍马褂者:此人身著长袍马褂,头戴瓜皮帽,脚穿布质白袜黑鞋,是清末民初典型的经济富裕之城镇士绅服饰,与不远处砖桥上左侧老者所穿,如出一辙,或从中可隐约窥见二人之特殊关联。初看照片,以为此人是中老年游人。后经在微机屏幕上放大审视,始知此人不过十五、六岁,表情浑朴、稚气,且两手握拳,略显紧张。此人物为全图唯一眉目表情清晰可辨、且正对镜头者,似乎为专为布克拍摄而摆好身姿,故而对镜头或及持相机之布克注目相视,当是有所默契与配合。根据此人之年龄、服装、表情及其与持相机者之间有所配合呼应的目光与身势,可以推想:此人或许是布克初到宿州不久结识的宿州本地某乡绅的少爷。此乡绅或是在农科所与布克相识的中国同事,或为布克下农村调查所结识之乡村富户户主,或许也就正是不远处砖桥上脚踏砖桥护拦、注视镜头、服饰与少年相同的老者——甚至二人就是父子关系,也并非全无可能。当然此少年身后,尚有一东西道上的白衣中老年男子,也在不远处伫立注视,似有某种关心,或许此白衣人和马褂少年也有某种纠葛?此外,少年长长的身影,也和树影共同形成了判断照片拍摄时间的参照。
15.东西道中护城河砖桥上的二站立者;此二人相向对立,年纪一老一少,服装一中一西,站势一曲一直,身材一臃肿一削瘦,一俯身一仰腹,并立桥上,正可谓相映成趣。然二人目光均注视于镜头,与大树下少年及少年身后的白衣人均目光一致,或皆与树下少年有特殊关系?若按年龄、服饰,身份,气度,桥上二人之中的老者似乎可推测为布克结识之本地富绅,与大树下少年或更密切;而青年似为本地富家子弟中接受西学教育之“新党”,故颇有“假洋鬼子”风范。因20世纪20年代的宿州,邮政局、长途汽车公司、发电机、电灯厂等西方设施均已出现,多种服饰同样展现出新旧交替时代“西学东渐”的社会风貌。此二人与白衣中老年男子及树下少年形成全图的人气中心,潜寓着很耐寻味的旧宿州特定时代的社会人文内涵。
16.近景的破旧砖桥:此亦全图之主位景点。中国物景构图的情趣中,本有“断岸颓堤,小桥可置” (宋.郭熙《林泉高致》中语)的原则,而此桥却自然吻合这一情趣。同时,桥上、桥头、桥边四人的目光均集中于镜头方向,桥之涵洞,砖身、石栏、桥下流水与桥后耕地等,均和谐组合;由桥体、道路与人物分布所形成的横向结构,和由近景高树远景城墙楼阁形成的纵向结构相辅相成,共同汇聚成气韵平和而潜相呼应的画面节奏,显示出自然与人文和谐共融的无言之美,具有极耐探究也极耐品味的蕴涵和艺术魅力。邵体忠先生与丁师母,梅先生与汪师母一致认为:“这是当年残存于大东门外观音堂南,解放后才被完全废弃的砖桥”。
17.护城河,古汉语称之为城池。图中近前砖桥下流水淤浅,而远处河面却水量丰盈。按此河本环绕宿州旧城,现代城区拓展,河道早置身于市区之中。2008年12月笔者曾随赛研所的师友按图探旧,并拍摄河、桥、城池的现代图景,提供给布布克之子保罗先生。将布克所摄旧照与现代照片比较,二图虽相距近百年(实为92年),而且所拍景物是否属于同一地点尚存异议,但总都属于宿州古城之一角,故而新拍图片的景物中,原照片近百年前的旧痕迹仍依稀可见。(见《赛珍珠研究》总第六期封三)。
18.护城河上远处小桥及连接城垣与郊野之通道:沿近景砖桥上溯远处,是护城河上另一条连接城区与城西郊区的东西通道,以及此通道中横跨护城河的小桥。桥上数个黑点,当是春日出游或办事之宿州居民。桥西的道路通向郊区的林木房舍,而道路高出路边耕地的灰白路堤也颇清晰可辨。由此图中远近两二条道路、两座小桥的人物景观,可以推知当时宿州城外其它方位的河桥道路上,必定也有另一番与此同类的景象。
19.护城河西岸耕地:北方河边(无论自然河还是人工河)这类土地,多为泥沙游积而成,虽常有水患之虞,但一旦得以收获,其产量常数倍于其它耕地,因淤沙地既肥沃,也因近水而不会干旱。
20.护城河西岸远处的林木房舍:初看照片,这些隐约模糊的景物,似为布克随意摄入的寻常郊区乡村。然而据邵体忠先生辨认,布克纳此隐约景物入镜,实大有深意。邵体忠诗云:“护城河西,在望远景,是谁家老林墓田,长青松柏隐约?稍南处,疑是学堂、农科所,而非寻常竹篱茅舍!”先生自注此二句云:“当时的农科所,是赛珍珠丈夫布克在宿州进行农事研究和技术推广的工作基地”,图中隐约可见的郊野村树,原来是布克动身来拍这张照片的出发地。
 
五、关于照片拍摄经过的拟想以及其
历史艺术价值的初步判断
 
按诸先生与师母的上述说法,结合全图内容解读,笔者不揣鄙陋,妄自揣度推测布克拍摄此图的情节过程,大体应当是:
1916年3月,布克来宿州已三、四个月,工作生活中也结识了一些同事,友人。当时的中国正处于动荡不安之中:布克去年(1915年)12月到宿州时,袁世凯刚接受了参政院劝进登基的推戴,并下令次年(1916年)改元洪宪元年。然而不几天就爆发了云南蔡锷起义,到1916年春天,各省纷纷独立,出兵讨袁,安徽督军张勋尤为积极。3月20日,袁世凯被迫撤销帝制,废止洪宪年号,恢复中华民国五年纪元,但反袁浪潮仍此伏彼起,中华大地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地处偏僻的宿州虽消息闭塞,相对安静,但布克作为教会人士,仍能感受到时代风雨,而且目睹了宿州因当年洪水蝗灾造成的饥荒。只是出于职业习惯,布克仍埋头专注于自己的农事研究。就在袁世凯从皇帝退位的当月,布克在一个晴朗天气的上午,约了农科所同事和在宿州结交的二三相识,带了相机从南关农科所出发,同去考察宿州城乡结合部的土质和土地利用情况。同行某翁(桥上穿马褂一足踏桥石栏者)为本地士绅,其子(或某年轻人)见布克相机新奇,也随之前往。时值大地春回,护城河水已涣涣,远近树木也初吐新芽,然乍暖犹寒,仍带萧条余绪,春耕土地也一片褐色。放眼大地高天,一派苍莽空阔,而眼前的宿州城墙城阙,则愈显得横空盘踞,雄伟壮观。布克置身此景此境,一时间仿佛领略到北方雄浑辽阔大地的神奇魅力,遂就对随从少年说:“难得同游,天气又好,你又喜欢像机,就给你留个影吧!”小伙喜不自胜,激动腼腆而不无紧张地跟随布克选取背景角度,握拳拘谨,凭树而立。布克将镜头调好焦距,远收楼阁城墙高天平林,近取高树城池断桥流水,在主拍近前少年的同时,将其余同游三人及往来村民,古道行人,远村渺树,尤其将其工作基地农科所也尽纳入取景框中。说时迟,那时快,布克趁四人目光齐集中于镜头之际,“咔嚓”一声按下快门,从而留下这张记载着百年前宿州城墙、楼阁、村落、民居、河流、桥梁、男女老幼各色人物及至自己工作场所、浏览线路的摄影艺术精品。
以上对布克拍摄此图过程的揣度悬想,虽然力求有据而发,力图“笔补情境,代为传神”,但外舛误疏漏定然不少,而情境设想之前的考释部分,臆测失真之处更在所难免。恳望赛研同行、文史专家及研究宿州乡土文化的有识之士,多予指谬批隙,从而解读出更准确、更丰富的近百年前宿州的城乡结构与经济文化民俗风貌方面的信息,为今天的赛珍珠研究和布克与中国农业研究,为宿州的文化经济建设,提供更多其他文字资料所无法取代的信息资源和历史参照。
若按照当今流行的习惯视觉刺激,重在视觉享受而淡化深湛思考的读图时代标准,布克这幅老照片,似乎并不具备醒目的视觉冲击力。然而和当年的宿州大地一样,表面的荒僻、空旷、沉寂之下,其实蕴涵着丰厚的内容,潜藏着巨大的社会历史与人文艺术的研究开发价值,只有深入体察,悉心研读,才能逐步窥其门径而得其三昧。而在百年前地僻民朴、消息闭塞、相机十分罕见的宿州,这张照片在布克的同事、同游者之间传观时带给他们的新奇感和激动喜悦情绪,可能远远超出我们今天的想像!至于这张照片所无声记录与展示的当时宿州蛮荒、野僻,空寥的地理环境,其中蕴涵的土质、物候、植被、树木情况,以及巍然城阙楼阁与敝陋民居土屋、残破砖桥之对比,长袍马褂、西装革履与《大地》上描写的乡民蓝缕衣衫之反差所折射的贫富悬殊世象,乃至此照片在电脑处理时显示的像素之高几逾现代中档数码相机的科技含量与摄影技术等,以上种种均可作深入探究,以获得更多人文及科技的历史信息。本文权为引玉而抛砖,拥篲以清道,俟大雅先生尘躅,共同努力,以推进宿州的赛珍珠与布克研究和中外文化交流更好更快地发展!
 
——————————————————————
本文参考文献:
1.(美)保罗.洛辛.布克:《我的父亲约翰·洛辛·布克与赛珍珠在南宿州》
2.(美)艾丽森·布克:《我的祖父约翰·洛辛·布克与赛珍珠的早期生活》
3.(美)彼德·康:《赛珍珠传》
4.(美)赛珍珠:《我的中国世界》
5.(美)赛珍珠:《大地》
6、姚锡佩:《赛珍珠与布克教授—略论他们对三农的关注》
7、邵体忠《古汴留痕》
8、邵体忠《赛珍珠研究小札》
9、邵体忠:《观近百年前宿城旧相图(老照片)感怀》散文诗五首
10. 清·光绪年间重修《宿州志》;安徽地方志丛书《宿县县志》
11、梅焕庭;《唐宋汴河与宿州》
12. 王彩法:《宿州古城池》
13. 宿州市建委:《宿州城市建设的过去现在未来》
14. 叶公平:《布克的中国农业研究》
15. 钟甫宁:《布克与赛珍珠在南京的工作与生活》
16. Official Site of John Losing Buck(约翰·洛辛·布克网站)资料
 
本文写作过程中,屡次登门叨教于邵体忠先生与师母丁老师、梅焕庭先生与师母老师,以及赛研所顾问周治杰先生,并蒙邵、梅、周三位先生操觚订正,敬致深挚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