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宿州市汴河路71号宿州学院赛珍珠研究所
电话:0557—3683812 2875115
邮编:234000
网址:http://szz.ahsztc.edu.cn/
赛珍珠中文姓名融汇的中西文化标记
作者:szz  创建时间:2013年03月24日
 
一、姓名积淀的人文信息及赛珍珠所用姓名的变迁
 
在社会文化交流与传播中,作家姓名作为创作主体的文字符号,每每具有标志和观念的意义。这在同一文化系统的传播中固然屡见不鲜(如报刊上提倡的“读点鲁迅”、某女学生到书店买谭正璧的《中国妇女文学史》则云“买一本谭正璧”之类);在中外文化交流中,也成为涉及价值观念、审美规范,颇具思维张力的文化现象。其中以《大地》而获诺贝尔文学奖,被誉为“文化人桥”的美国女作家赛珍珠,其中文姓名引发的猜测与议论,就颇为典型地体现了这一现象。
进入父系社会后,一个人的姓氏通常是随同父亲或母亲,属生与俱来的社会文化标记。而名字则非与生俱来,一般是在孩子出生后,由家长或族人“揆其初度”,按一定的的意愿、观念、情趣、志向而专意或率意确定。因此,姓名与此姓名所代表的形神载体之间,并无内在的必然联系。然而在社会生活中,姓名一旦与其人产生了固定关连,就形成其人在社会上从外在形象到内在性情的标志。而文化层面较高等人,其姓名更往往承载并传递着其人在经历、修养、世界观、人生观、文化属性、价值定位诸方面的丰富信息。赛珍珠的中文姓名即属此类。                                                                                                                                                                                   
据目前所见资料,赛珍珠一生共用过四个姓名:
(一)出生时的名字:“PearlComfort sydenstricker”,中文音译为玻尔·康复·赛登斯特里克,结构为音译首名、音译兼意译中名+音译姓氏;中文通常译名为“珍珠·安慰·赛登斯特里克”,结构为意译、意译名字+音译姓氏。
按英美人“名+姓”的结构形式,Pearl Comfort为名,“Sydenstricker”为姓;其中Pearl(玻尔,中译“珍珠”)为首名或教名,comfort(康复,中译“安慰”)则是中名。这个英文姓名的获得,和妻以子见于父,父执子之右手,咳而名字的中国习俗非常相似,只是“Pearl Cormfort”之名为其母玛丽所定,而其姓Sydenstricker则来自其父亲及其家族的姓氏。Sydenstricker作为姓氏,应和中国的张、李、牛、羊、司马、东郭等姓氏一样,本也有其意义来源或指向,但久而久之,只作为代表家族的字音或字形符号,其字面本意基本淡化,乃至湮没而难以考究,故而汉语对赛珍珠的名,既有意译,也有音译;而对其姓,则一律采用音译。汉译对姓和名的不同做法,一是由于中外不同语种翻译姓名时的习惯共性;二是由于“赛登斯特里克”(Sydenstricker)的本义已难以考究,无法意译。因此,对赛珍珠英文姓名标姓的单词,几乎没人考虑其意义,无一例外地音译为“赛登斯特里克。
(二)赛珍珠到中国后的姓名:赛珍珠。此名的来源与意义为本文论述主题,详后。
(三)与布克结婚后的姓名:Pearl Sydenstricker Buck (或简写作PearlS.Buck),音译为玻尔·赛登斯特里克·布克;意译加音译为珍珠·赛兆祥·布克。
西方女性婚前一般用父姓,婚后姓氏从男方,这点与中国旧时妇女出嫁前随父姓,出嫁后则以丈夫姓氏为首,后缀娘家父姓而得名为“X(夫姓)X(父姓)氏”的做法有某些相似。赛珍珠1917年与John Lessing Buck结婚,姓名结构即改为Pearl(玻尔,意为珍珠,本名)+Sydenstricker(父姓)+Buck(音译布克,夫姓)。和中国习俗不同的是,中国女子出嫁的名字以夫姓冠首,而赛珍珠沿用西方的惯例,婚后的名字是以自己的命名居首,把夫姓置于最后,但婚后的名称含有父姓与夫姓的因素,则是中外相同的。
(四)赛珍珠第二次婚姻期间,在书信中的签署用名:“理查德·沃尔什夫人”
赛珍珠19356月和约翰·洛辛·布克离婚,随即与出版商Richard Walsh(理查德·沃尔什)结婚。按西方习俗,赛珍珠再婚后,姓名中的姓氏部分将由前夫的姓氏Buck(布克),改为后来丈夫的Walsh(沃尔什),但赛珍珠并未改动,在多数场合,仍使用其前夫姓氏Buck(布克),其原因曾引起各种猜测。但赛珍珠在少数情况,抑或说在特殊需要时,也曾因为再嫁给沃尔什而自称为“理查德·沃尔什夫人”。比如中国现代文学馆提供的赛珍珠1948329日为介绍老舍而致劳埃德的信件中,就亲笔签名为“你真诚的理查德·沃尔什夫人”,而老舍先生在同年46日致劳埃德的信中,也对劳埃德说:“收到沃尔什夫人的信,她说……”云云。这虽然是目前仅见的“孤证”,但仍可说明,赛珍珠在使用自己姓名时,并非完全不考虑后任丈夫沃尔什的因素,且足以说明赛珍珠曾有第四个用名。而“理查德·沃尔什夫人”若换为规范说法,是应写作“Pearl S. Walsh”的。
 
二、“赛珍珠”的命名过程及命名初衷
 
依照美国习俗,赛珍珠无论婚前或婚后,其姓名都应由三部分组成:本名、中名、父姓,或者是本名、父姓、夫姓。而“赛珍珠”这一只包括本名与父姓,并且极富汉文化色彩的名字,却远远超过了其规范格式姓名的使用频率与知名度。因此,这一姓名产生的过程及命名宗旨,也引起种种推测与诠释。根据目前所见材料,大致有五种说法:
1、自己命名:如《中国大百科全书·外国文学》“赛珍珠”词条云:“本名玻尔·赛登斯特里克·布克,赛珍珠是她自己起的名字”;
2、模仿名人:1979年版《外国名作家传》云:“赛珍珠是她模仿清末名妓赛金花,为自己起的中文名字”;
3、中文笔名:江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传》及19908月版《百科知识》都说:“赛珍珠是玻尔·布克的笔名”;
4、意译合成:1991年复旦大学杨岂深教授提出此说。
5、音译意译合成:南京师大姚君伟教授主此说
以上五种说法,第一种赛氏自己命名,似不太可能。因为命名者的基本条件是:一要有一定身份和文化,二要通过某种渠道予以稳定展示,以便获得社会承认。这些条件要在赛珍珠成家立业,离开父母独立生活,形成自己的社交环境,乃至小说成名之后才能具备。因而只有在她1925年发表第一部长篇小说《东风·西风》之后,才有可能。但从梁实秋的回忆看,1926年秋天,梁已和不少人认为“赛珍珠”这一名字未免俗气。可见此名早在此之前就已出现且流行,因而不太可能为其自己所取。
第二种模仿说更为无稽:以赛珍珠的中国文化修养,不会不读《孽海花》之类之说,因而应当了解赛金花风尘女子身份。而她在《大地》等小说中,已明确表现出对妓女身份的非议、轻蔑。据此可认定,若是她自己命名,是不会模仿一个身份被自己否定的人物的。
第三种笔名说,也无明证。笔名者,用于文笔写作签署之名也。而赛珍珠作品的署名,几乎全是玻尔·布克,或布克夫人,而“赛珍珠”之名,似乎为其在社交场所或发表应时文章所用,正式出版的著作,一直是规范署名Pearl Buck或布克夫人,因此笔名说也难以确立。
第四种意译合成说,既未说明命名者是谁,也缺乏站得脚的论据(详下文),故而虽然新颖,却难以采信;
第五种音意合成说,较为学术界广泛接受。只是对此姓名具体含义的理解,尚有不少分歧。
作为人名,单看“赛珍珠”三字,中国风味很足。但从赛珍珠家族姓名及赛珍珠的英文全名看,赛珍珠三字其实潜含着西方文化的流行因素,因而是文化交融、中西合璧的产物。当然,此三字与中西方文化具体内容的关联,也存在不同阐释,大体上存在三种意见:
1、姚锡佩、姚君伟、陈及镇江赛研学人裴伟、耿炜、丁亚明等认为:“赛是其父中文姓名的首字,是音译,而“珍珠”是其英文本名(Pear)的意译,这个名字直接来自她的英文本名。其父姓Sydenstricker,父亲中文名为赛兆祥,她自然得姓为赛。……父母视为掌上明珠,给她取了一个美国姑娘常用的名字Pearl,中文意即珍珠,可见天下父母之心大同”(姚锡佩《赛珍珠的几个世界·文化冲突的的悲剧》)。赛珍珠的中文名字,直接来自其英文原名。她姓Sydenstricker,名Pearl,串连起来译成汉语,即是赛登斯特里克珍珠,略作赛珍珠。姓为音译,名为意译,而赛又碰巧是中国的一姓”(姚君伟《关于赛珍珠的名字》)。“这个名字,她到中国才有的。她曾多次问母亲:“为什么我叫珍珠?”母亲的回答是:“因为你出生的时候很美,……你简直像一颗珍珠。“由于赛珍珠的父姓Sydenstricker与中文“赛”谐音,赛兆祥遂为自己选择了赛姓。女儿随父姓赛,名珍珠,于是有了“赛珍珠”这个浑然天成的名字。这三字比英文原名更有内涵,以致根本看不出是翻译而来。”(陈敬《赛珍珠与中国——中西文化冲突与共融》)“听赛兆祥布道的教民认为,儿时的赛珍珠被称为英文名字音译康福特,听起来怪怪的,并要求赛兆祥入乡随俗,为女儿取一个和他自己一样风格的中国名字。赛兆祥与妻子凯丽商量,凯丽同意教民建议,并提出以Pearl的中文意义为名,叫珍珠,而赛兆祥则由此联想到《圣经》中多处出现才德女性的价值远胜过珍珠、智慧的价值胜过珍珠的话,便决定让小康福特叫珍珠”裴伟、耿炜、丁亚明《文化人桥赛珍珠》)。
2、较早把《大地》翻译为中文的胡仲持(胡愈之之弟)认为:“赛珍珠纯粹就是中国化的名字,未必与其父之姓及英文本名相关。”并认为“赛珍珠的名字对这样一位熟读中国古代传奇,惯写中国平民生活的女小说家,倒是极适当的。”(见1933年《文学》第一卷5号的《大地作者赛珍珠重来中国》)。
胡仲持在为其《大地》的中文译本所作序言中还说:“赛珍珠女士字文襄”。有名有字,正是中国代文士规范的命名格式。不过“赛珍珠字文襄”之说,似乎仅见于此文,不知胡氏所持何据。况且“道德博闻,勤学好问,曰文;辟地有德,甲胄有劳,曰襄”,故而“文襄”在中国,多用于朝中大臣的谥号,且多授予既有学士背景、又有戎马军功如左宗棠、张之洞一类大臣。若被赛珍珠取用为字,则与其名“珍珠”,并无中国传统文士名与字的意义联系,故而“字文襄”之说,近于孤证,赛珍珠一生似乎也未曾“以字行”过。
3、、杨岂深教授的诠释:复旦大学杨岂深教授则另有一种甚为新颖的说法:赛珍珠的“赛”,与其父赛兆祥无关,而是源于其第一位丈夫布克的姓氏,是Buck的意译,而珍珠自然是Pearl的意译。Pearl Buck意译即是珍珠·赛,按中国姓名习惯,将姓置于名字之前,遂成“赛珍珠”。根据这种解释,杨先生认为:赛珍珠之名虽不知命名者是谁,但译为“赛珍珠”则是“再好没有了”。(见刘龙主编《赛珍珠研究》,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423页)
杨教授作为资深翻译家,其说想必有其来处,但受到姚君伟教授的质疑,因为目前尚未发现“Buck”能译成中文的依据。笔者则也认为:意译姓氏的做法虽然并非没有先例,如18世纪来华的英国公使、著名汉学家威妥玛,在用中文翻译美国诗人“朗费罗”的名字时,即采取一部古罗宫庭著作的做法,对人名、地名一律意译,把Longfellow(朗费罗)译为“身材修长的朋友”——“长友”。但除了威妥玛式的“硬译”,通常多是将意译的姓氏用于调侃戏谑,乃至用于恶意比附,以达到某种目的。前者如钱钟书先生把威妥玛译Longfellow(朗费罗)为长友的做法,和两个笑话联系起来:一个女子根据姓氏的字义,把朗费罗想像为一个瘦长个子的人(atallthinan);另有一个小女孩,则赶着长腿飞虫,大喊“朗费罗先生”;而金克木先生也在其荒诞小说《孔乙己外传》中,把五四时期由英文science经汉语音译加幽默拟人手法形成的“赛先生”,改译成“赛女士”,并说“赛女士是美国的赛珍珠”。后者如“文革”期间,某文章曾把《燕山夜话》中的一篇科普文章《金龟子身上有黄金》,加以“暗中颂扬修正主义头子赫鲁晓夫”的罪名。其理由是:俄文单词xpyщ意译为中文是金龟子,如将此单词加后缀“ёб,则构成俄罗斯的姓氏“xpyщёб,中文音译即是赫鲁晓夫。该文章据此推定:邓拓此文,表面说金龟子身上有黄金,本意则是颂扬赫鲁晓夫身上有珍贵的东西。从而为“邓拓是黑帮”的定性推波助澜。由于上述原因,姓氏意译的做法在严肃的学术性论著中甚为罕见。同时,赛兆祥是精通中国语言文化的中国通,曾在《中国纪录者》上发表过一系列中国口语和书面语的文章如《中国和北部和中国口语变化的种类》、《长江和运河流域的方言》,《南部官话》等,并在中国新文化运动的20多年前,就率先提倡中国的白话文,尽管是用于圣经翻译,但却开启了后来“实行白话文”运动的先声。赛珍珠则更不说,都有较高汉文化修养,大概很难想出杨先生所说的如此刁钻的译法。  
上列三种说法,笔者较倾向第一种。赛珍珠姓名的命名初衷及缘起,或可将持第一种说法的诸家意见,整合归纳为:
1)赛珍珠的“赛”是音译,得自其父姓氏,源于其父的价值观念,包括其父的美国文化背景与中国文化造诣、其父自己中文名字的意义与结构、以及其父为宣传圣经而努力研究中文语言的事业理念与人生追求。
2)“珍珠”为英文意译,源于赛珍珠幼时蒙受的父母特殊钟爱。这不仅体现在父母为她选择comfort(安慰)为名的深层含义,即视之为连续夭折三个孩子之后唯一的“安慰”,而且体现在众多兄妹中,只有赛珍珠具有这样的另类姓名。此外据布克的学生兼同事崔毓俊回忆,赛珍珠曾当着客人,有意在其父亲面前抽烟,以触犯家庭忌讳,其父却无可奈何。赛珍珠这种叛逆精神,也侧面印证其幼年受宠。赛珍珠母亲则不止一次对赛珍珠说:“你出生的时候很美,金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粉红的面颊,还有玫瑰红的小嘴和深蓝的眼睛,你简直像一颗小珍珠。”父母宠爱以及她娇宠导致的个性,似乎都可以作为她英文以“Pearl”,中文以珍珠为名的注脚。
 
三、赛珍珠姓名的中西合璧特色
 
外国人来华后重命中国式姓名者,古今不乏其人。但像“赛珍珠”这样具有中西文化内涵与风格,以致被誉为“中西合璧”的“夷人华名”却甚为罕见。“合璧”通常比喻美好事物互为美化、互为丰盈的“一加一大于二”的合成。从中西文化视角分别观照“赛珍珠”之名,可以发现其中既保存了中西姓名文化的各自要素,又增添出互融后新的美好内涵,原有要素又与新内涵浑然融汇于姓名之中。赛珍珠姓名的这一特点,和她以西方文化视角叙述东方中国的农业文明,并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创作特点,从文化属性与价值定位层面说其实具有本质共性。因此,分别从中西文化的要素观照,可以更具体见证赛珍珠之名对“中西合璧”评价的当之无愧:
1、从赛珍珠姓名蕴涵的西方文化标记看。“赛珍珠”这一外国人的中国姓名,孤立地看是偶然因素促成,仅仅是与其家庭成员的人生经历与文化心理有关的“一家之事”,或者是赛珍珠个人身份文字符号的一人之事。但从社会历史角度考察,则是特定历史时期文化心理、时代思潮、审美与价值观念的产物。正象有人从“满仓、富贵→南下、解放→土改、援朝→跃进、卫星→公社、红旗→卫红、向东”等姓名的罗列,看出时代进程一样,赛珍珠命名的社会背景及文化内涵,同样积淀着极为丰富的历史观念和审美趋向,深刻印证着中西文化交融的标记。
外国人来华后,另取中国风格的姓名,在赛珍珠父女之前早已形成时尚。据相关史料,元、明时期来华的外国人,多以音译的汉字,再以中国姓名风格稍加整合而成,或者干脆撇开原本姓名不用,另再完全按中国习俗重新命名。如元代意大利来华的马可·波罗,即是其外文姓名MarcoPolo的音译。明代的利玛窦来中国与徐光启等人共事,则将其在中国的用名进一步向中国文化靠拢。“利玛窦”原名Matteo. Ricc,汉语音译全称应是玛提欧·利奇。但为显示其姓名的中国风格,不仅简缩为“利玛窦”三字,而且模仿中国文的习惯,另行配备了三个别号:西泰、泰清、西江。与利玛窦同来中国的Johann Adan Schall von Bell,音译是亚当·沙尔·冯·白尔,但中文名为汤若望,字道来。“若望”曾是耶酥十二门徒之一,但用汉字组成,前面加上中国常见姓氏“汤”,另再配以字号,则汤若望之名,和与其同时代的中国大戏剧家汤若士(即汤显祖,名义仍,号若士)颇似本家弟兄了。与利玛窦、汤若望同时来华并也成为徐光启同事的Nicolas LongobardGiacomeRho,前者取中国名为龙华民,字精华;后者取中国名罗雅谷,字味韵,都是中国文化色彩很足的姓名。进入清代,利玛窦等人的做法几乎成为外国来华者的习尚。康、乾时期的宫庭画家、意大利传教士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中译为朱塞佩·伽斯底里奥内,取中国名为郎士宁;光绪皇帝的私人顾问Timothy Richarol1845—1919)取中国名为李提摩太;宣统皇帝的英文教师Regin·Fleming·Johnston(雷金纳·弗来明·约翰斯顿)(1874—1938),取中国名庄士敦。赛珍珠之父与李提摩太、庄士敦大体同时,故而也为自己取中国姓名“赛兆祥”。在此风气下,赛兆祥为女儿取中国姓名赛珍珠,正是沿袭了来华传教士的习惯做法,只是让子女的中国姓名与父同姓,又体现出浓厚的中国伦理意味,则在外国来华的传教士中很少同例。因此,可以说,赛珍珠之名,积淀着中西文明交流史上传教士与中国文化结合的深远而鲜明的历史印迹。
至于女性以“珍珠”作为外国来华后的中国用名,似乎也是时风使然:与赛兆祥同时来华的创办烟台卫灵女校的女传教士,取中国名为“塔珍珠”;山东潍坊乐道院的女性来华后取名“丁珍珠”,出嫁后又随丈夫狄乐博之姓改名“狄珍珠”,几乎和中国的“××氏”同构。可见“赛珍珠”之名中的“珍珠”,同样是清末西学东渐的文化趋势在姓名现象中留下的标记。
2、从“赛珍珠“姓名体现的的中国风格看。夷人来华取中国姓名虽是惯例,但“赛珍珠”和其余的中国名相比,又多出一份鲜明的中国特色,这或许与赛珍珠之父精通汉学典籍、精研汉语内涵有关。因为赛珍珠三字所展示的中华本土的姓名风格,几乎看不出其他洋人所用中国姓名的洋味,包括学者在内的许多人,都误以为纯粹就是规范的中国名字,与外国姓名毫无关系。以致到20世纪80年代,还被一些颇为权威的中国工具书误解为是模仿中国名妓赛金花。而这一荒唐的说法,恰从侧面反证出此姓名在“中西合璧方面的“浑然天成”特色。
赛珍珠之名的中国特色,从中国传统文化的文字学、语言学、文学、姓名学、民俗学中,却可找到先例。从文化观念上说,中国是世界上仅有的把人名作为融伦理法则、政治法则与哲学原理于一体的重大问题,乃至由皇帝出面予以裁决规范的国家。被视为广泛解释封建社会一切政治制度和道德观念的官方哲学代表作《白虎通义》,即由汉章帝裁决经义,令班固撰集成书。书中专用四章篇幅以阐释姓、氏、名、字的功能概念与法度规范:
姓者,崇恩爱、厚亲亲、远禽兽、别婚姻也” ;“名者,吐情自纪,尊事人也”;“字者,冠德、名功、敬成人也。”
按中国儒家经典中的上述钦定标准,赛珍珠的姓氏出嫁前从父为赛,出嫁后从夫为“布克”,确实具有“厚亲亲,别婚姻”的功能;其名“珍珠”,也是传达自己的价值、审美观念;其字文襄,自然也具备为其作家身份“冠德、名功”的意义。因此,赛珍珠作为姓名,无论从内容还是从结构意义考量,都应认可为典型的结构完整、意义规范的中国风格。
从文字学和文学上说,汉语中的“赛”字,有“比得上”、“胜过”的义项。用作姓氏,尤其是用作艺名或绰号中的首字,每每表示欣赏、称赞,这在中国古代小说、戏剧中屡见不鲜。如《水浒传》中的郭盛,绰号“赛仁贵”(赛过唐代薛仁贵);元代关汉卿的杂剧《窦娥冤》、孟汉卿的杂剧《磨合罗》、王仲文的杂剧《救孝子》中,均有“赛卢医”的角色(意为赛过古代姓卢的名医扁鹊。)据《录鬼簿》、《青楼集》等书记载,元代歌女有赛帘秀、赛天香等;在清代的话本小说《文昌司怜才慢注禄籍》中,主人公罗隐的妻子,名字竟与“赛珍珠”一字不差!流风所及,鲁迅也在其《故事新编·非攻》中,设想战国时期楚国有个唱《下里巴人》并引起楚国数千人唱和的善歌女子,名叫“赛湘灵”。至于近代名妓傅彩云艺名赛金花,更是影响广泛的文坛掌故。
赛珍珠虽然不是艺名或绰号,却是为在中国使用而另取的姓名。因此,“赛”加“珍珠”,自然会令人想到+名词”的姓名结构。况且基督教的《圣经·箴言》中也多次出现“才德女性的价值远远胜过珍珠”、“智慧的价值胜过珍珠”等句子,因而按中国对姓名意义概念的理解,把“赛珍珠”理解为“赛过珍珠”,很容易为中国人接受、理解。虽然从士大夫如梁实秋等人的角度看,“珍珠”未免带有“金宝”、“玉堂”式的俗气,但并不怀疑其中国风格。
从民俗心理层面看,虽然中外都不乏用珍珠为女孩命名,但国外似乎多用于文化阶层女性,如前面提及的塔珍珠、丁珍珠、狄珍珠等,法国莫泊桑的一篇小说写一个有相当身份的家庭,收养的女儿也叫“珍珠”小姐。但在中国,则似乎多用于下层社会。尽管古代诗文中不乏以珍珠称誉贵族女子容貌才情的诗文如“珍珠无价玉无瑕”,“珍珠十斛买琵琶”(清人吴梅村诗)之类,但大家闺秀以珍珠为名者甚为罕见,见于文字记载的似乎基本是下层人乃至风尘中人。如唐代有宫女沈珍珠,红楼梦中的袭人本名蕊珠,又名珍珠,老舍剧本《方珍珠》,剧名就是剧中下层艺人“破风筝”的姓名,民间故事中的珍珠姑娘也是。在《大地》取材背景的北方乡村,珍珠不仅常用作人名,而且象外国的“安娜”、“玛丽”一样,成为漂亮女子的泛称。现代作家戴厚英的小说《流泪的淮河》中,曾写到疯大爷即兴编唱了一组淮北大地流行的曲艺说唱《莲花落》,其中有一首唱词是:
叫二呆,你别哭,我看你有晚来福。
又有地,又有屋,又有女人赛珍珠。”
这里的“女人赛珍珠”,已成为淮北乡村百姓心目中美丽女性的通称。书中的疯大爷曾参加过捻军,到晚年沦为乞丐的时段,应和赛兆祥为其女儿命名“赛珍珠”的时间大体相当。戴厚英逝世于1996年,她创作《流泪的淮河》时,未必想到美国作家赛珍珠曾以北方农村为素材的《大地》,会受到当今中国如此关注。而且《流泪的淮河》以乡土风味的语言见长,书中《莲花落》所唱的“赛珍珠”,应源于淮河流域的民间素材,不大可能与美国知名女作家有思维联系。然而从姓名文化和民俗文化角度考量,恰恰是两个无关的“赛珍珠”人名,自然而有力地证明这一姓名所蕴涵的中国姓名的习见范式与中华文化的深厚基因,同时也折射出这一姓名的中西合璧内涵,以及中外文化深层相通的本质。
是中国传统哲学的重要命题,姓名文化是世界各民族文化中无法回避的重要内容。在人类文明史的进程中,代表人类生命体的(姓名),不断被赋予新的观念规范和社会功能。赛珍珠姓名积淀的社会历史信息已成为过去,但姓名与社会人生的复杂联系及相互作用,则仍在延续。仅仅刚过去的2011年,就发生过一系列与姓名相关、并引起世界关注的事件。如2011年美国《独立报》报道,卡扎菲名字拼法太多,使西方冻结其资产遇到难题;517日,美国《洛杉矶时报》报道,美国人爱用中文名字搞竞选,同时,又有人试图破解奥巴马的姓名密码。613日《羊城晚报》报道:日本冲绳75岁老太太状告“女人婚后必须使用夫姓”条款,并迫使日本政府答应修改《日本国宪法》,被世界称为“日本妇女的姓氏保卫战”。626日《印度时报》报道:印度大学招生曝假冒种姓丑闻。可见,进入21世纪以来,姓名作为社会现象之一,已经从政治、经济、法律、文化诸方面,影响、制约着历史发展与社会秩序。因此,结合对赛珍珠的文化学术研究,重新梳理、审视“赛珍珠”姓名引发的一系列现象与问题,不仅对赛珍珠其人其文其生平事业的是是非非的研究很有必要,即是对当代涉及姓名的社会文化问题的研究,也有其相应的参考、启发价值。     
 
注释
① (清)陈立《白虎通疏证》卷九《姓名.论名》引《礼记·内则》文。中华书局
1997年10月初版,407页
②见邵体忠先生《赛珍珠研究小札·赛珍珠与丈夫离异后仍用其姓》,宿州学院赛珍
珠研究所印制学术交流资料,2012年10月,110页
见姚君伟《关于赛珍珠的名字》,1994.1《镇江师专学报》。笔者曾就此咨询过姚先生,并承告知:译名“玻尔·康复·赛登斯特里克”中被视为音译的“康复”,其实也包含了意译,comfort有“舒服”、“身心健康”等意思;如音译,则为“康福特”。另姚锡佩先生也曾论及赛珍珠姓名的来源与背景,只是未指明赛兆祥姓氏的来源。
 
④ 钱钟书 《七缀集.汉译第一首英语诗<人生颂>”及有关二三事》,三联书店2002年6月出版
⑤ 陈敬《赛珍珠与中国——中国文化冲突与共融》中引自“Harris, Theodore F.Pearl S.Buck: A Biography, New York: John Day. 1971,P24”南开大学出版社2006年4月出版,20页
⑥ (清)周清原《西湖二集第十五卷 文昌司怜才慢注禄籍》,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年12月出版
 
参考文献
1、(清)陈立《白虎通疏证》中华书局1997年10月出版;
2、钱钟书《七缀集》,三联书店2002年6月出版
3、(美国)赛珍珠《我的中国世界》尚营林、张志强等译 湖南文艺出版社1991年11月出版
4、(美国)彼德.康《赛珍珠传》,刘海平译。漓江出版社1998年4月出版
5、刘龙《赛珍珠研究》,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年11月出版
6、姚君伟《姚君伟文学选论》,复旦大学出版社2007年12月出版
       7、邵体忠《赛珍珠研究小札》,宿州学院赛珍珠研究所印制学术交流资料,2012年10月,
8、陈敬《赛珍珠与中国——中国文化冲突与共融》南开大学出版社2006年4月版
9、崔春编著《河北盐山崔氏家族的故事》2010年10月
 
本文对赛珍珠姓名的阐释,多处引用或参考姚君伟先生的论述,成文后又承指谬数处;另俄文姓名的阐释及赛珍珠姓名的资料,也得陈巨川、赵树生、裴伟等先生帮助,谨一并致谢!                                  作者:鄢化志